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八章 灰姑娘的华尔兹


(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)

作品:爱,把时间倒带|作者:翻总18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6-07 00:16:07|下载:爱,把时间倒带TXT下载
  “报应?你相信来世相信因果报应?呵呵……那是说给你们这些呆子听的。我偏不相信,即使相信了又能怎样?你下辈子是头猪,是条鱼,还是只蝴蝶,和你的现在能有什么关系?谁知道呢,那是下辈子的事,我们都不能够确定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这辈子我们都会死,死了也就一了白了。”不管他做什么样的动作,她决定拉着他的手,死也不放。

  史乐在心中叹了口气,其实,向子瑜也只是在利用她们两个和他老爸作对吧。

  故意交往平民的朋友,故意告诉她父亲,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,故意要让父亲要对她刮目相看。

  “你想不想成为今晚的舞后?”向子阳忽然换了一脸明媚的笑容。晚饭结束过后,还会有一场公开的社交舞会。

  宾客陆续而至。史乐不明白向子阳为什么会这么问,一时间也找不到自己的答案。

  其实,补办只是个由头,向群只是要借这个名义来邀请上流高层内的同龄人聚集,好为剩下一双还没有嫁娶的儿女挑选未来的伴侣。

  史乐打开了他握着她肩膀的手,冷冷一笑:“向子阳,你未免也太自负了吧?你以为你是谁?你是神,是上帝,还是判官?你凭什么来认定我的心?凭什么一定要我在你手中被玩弄,被摆布?你错了!也许之前,我真的被你迷惑,可是现在,我看得清清楚楚!我和你,是绝对绝对、完全完全不一样的人!”

  “报应?你相信来世相信因果报应?呵呵……那是说给你们这些呆子听的。我偏不相信,即使相信了又能怎样?你下辈子是头猪,是条鱼,还是只蝴蝶,和你的现在能有什么关系?谁知道呢,那是下辈子的事,我们都不能够确定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这辈子我们都会死,死了也就一了白了。”此时,舞会才开始不久,第一曲舞正在进行中,舞池中已有很多人随着优美的华尔兹舞曲翩翩起舞。

  然而,当三个有如蝴蝶般轻盈美丽的女子从楼上翩然而下,还是吸引了众多的目光。

  白色,纯净明亮,有若高贵的公主;鹅黄,典雅温暖,让人如临梦境;水蓝,清新淡雅,悠悠荡荡,如天空如海面,宁静而祥和。

  史乐想,只要不踩到他的脚,不让他出丑,就是最好的了。

  “哦?”23.224.255.71,23.224.255.71;0;pc;2;磨铁文学

  “你想不想成为今晚的舞后?”向子阳忽然换了一脸明媚的笑容。舞池中的灯影闪烁,在绵长而优雅的音乐中,与心仪之人携手共舞一曲,足叫人忘记了时间,忘却周遭的一切。

  “你!”向子阳将杯中的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,他知道史乐此刻正在看他,故意将酒杯稍稍向上一举,与她招呼,史乐立刻别开眼去,不敢看他。

  “你想不想成为今晚的舞后?”向子阳忽然换了一脸明媚的笑容。旋转楼梯的后面,有一处私密的空间,这里是外面的灯光所照不到的角落。

  “你又跟来做什么!”史乐刚一回身想要推他出去,却反而又被偷了吻。

  她被他带领着在舞池中旋转舞蹈,根本不需要她刻意的动作,向子阳用他一个人的力量,带出了超乎她想象难度的动作。

  很快地,他们便成了舞池中的焦点,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,来看他们两个的跳舞。

  连背景的音乐,也因为他们如此动感的舞蹈而配合改变。

  “怎么会不关我的事,我说过了你是我的人,怎么可以在别的男人怀里那么高兴?”向子阳伤心地瘪瘪嘴,开始带着她强行地移动舞步,不管她是不是有踩到他的脚上,

  “你不知道我是会吃醋的么?”此刻他的表情就像是个被人抢了糖吃的孩子,憋屈难捺,却又可爱无邪,史乐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了。

  听到这样的答案,史乐气得浑身都在抖,向子阳用双手固定住她的身体:“史乐,你觉得人生是什么?你有想过你的人生吗?”

  “什么打算?”史乐比蒋文文显得更为心慌,这样的场合实在是不适合她,如果可以,她更加希望现在自己能变成一个透明人,所有的人都看不见她,然后她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里,

  “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,舞会就免了吧,文文,我们回家?”

  “我不会像你这么不要脸,爱你的妻子和家人就在旁边,可是一却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他们!”向子阳突然又弯腰侧到她耳边:“我说过,当你想要了解我的时候,你就爱上我了!”而这边,她越是挣扎,向子阳越是抱得更紧。

  “怎么,被我迷上了么?看我看得呆了?”

  “我说过,我要你,得到你。”向子阳的声音是暧昧的,诱惑的。他明明是个恶魔才对,却偏偏长了一张天使的面孔,就是这张面孔,欺骗了不知道多少人吧。

 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过他的本来面目,连她也要产生错觉,以为他是一个温柔且可爱的大男孩。

  史乐打开了他握着她肩膀的手,冷冷一笑:“向子阳,你未免也太自负了吧?你以为你是谁?你是神,是上帝,还是判官?你凭什么来认定我的心?凭什么一定要我在你手中被玩弄,被摆布?你错了!也许之前,我真的被你迷惑,可是现在,我看得清清楚楚!我和你,是绝对绝对、完全完全不一样的人!”此时,舞会才开始不久,第一曲舞正在进行中,舞池中已有很多人随着优美的华尔兹舞曲翩翩起舞。

  然而,当三个有如蝴蝶般轻盈美丽的女子从楼上翩然而下,还是吸引了众多的目光。

  白色,纯净明亮,有若高贵的公主;鹅黄,典雅温暖,让人如临梦境;水蓝,清新淡雅,悠悠荡荡,如天空如海面,宁静而祥和。

  “不,不是。”史乐连忙紧张地摇摇头,手缩在身侧,不知道究竟该不该伸出来,

  “只是……我不会跳舞。”

  “你话很多哎?”为什么他总是能看穿她在想什么?真想能有一张OK绷将他的嘴给封起来。

  史乐在心中叹了口气,其实,向子瑜也只是在利用她们两个和他老爸作对吧。

  故意交往平民的朋友,故意告诉她父亲,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,故意要让父亲要对她刮目相看。

  前来赴约的,并不是只有蒋文文和史乐两个人而已。

  “可是你并不爱我。为什么非要……”此时,舞会才开始不久,第一曲舞正在进行中,舞池中已有很多人随着优美的华尔兹舞曲翩翩起舞。

  然而,当三个有如蝴蝶般轻盈美丽的女子从楼上翩然而下,还是吸引了众多的目光。

  白色,纯净明亮,有若高贵的公主;鹅黄,典雅温暖,让人如临梦境;水蓝,清新淡雅,悠悠荡荡,如天空如海面,宁静而祥和。

  “呵呵,被我说中了?悄悄告诉你,你能想到的,你不能想到的,我全都替你想到了。你能想到一步,我就已经考虑到你之后的一百步,史乐,我要得到的东西,从来没有得不到的。你别想逃。”老爸把他当做接班人,最好的东西从来都只留给他,向子阳是不是考了满分,是不是拿了优秀,是不是受了伤跌了跤,是不是被人欺负了,都好比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般,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不,人类赖以生存的不就是空气么?向子阳比空气都不如。

  “可是你并不爱我。为什么非要……”换好衣服,向子瑜轮流为她们上妆盘发,果然不愧是千金大小姐,对这些东西都是轻车熟路,两个人的装扮很快搞定。

  向子瑜自己也换了一身纯白色的小礼服,将头发高高束起,带上水晶皇冠的头饰,宛如一个现代版的小公主。

  向子阳拉着她的手,另一只手拖着她的身体抛向空中。旋风般疾转,落入他的怀中,再被抛开,拉回,头有些眩晕,她害怕极了,握着他的手握得死紧。

  “什么打算?”史乐比蒋文文显得更为心慌,这样的场合实在是不适合她,如果可以,她更加希望现在自己能变成一个透明人,所有的人都看不见她,然后她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里,

  “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,舞会就免了吧,文文,我们回家?”

  “那怎么可以?我都说过我已经为你们打算好了。”向子瑜冲她们神秘地一笑,转身走到自己的更衣间里,拿出两套漂亮的晚礼服来。

  简约的剪裁,高雅的设计,一看便是名贵不菲。蒋文文选了黄色的那件,将蓝色礼服留给史乐。

  因为她知道史乐天性比较保守,蓝色的那件会包裹得比较严实一点。

  “你!”

  “可是你并不爱我。为什么非要……”

  “怎么会不关我的事,我说过了你是我的人,怎么可以在别的男人怀里那么高兴?”向子阳伤心地瘪瘪嘴,开始带着她强行地移动舞步,不管她是不是有踩到他的脚上,

  “你不知道我是会吃醋的么?”此刻他的表情就像是个被人抢了糖吃的孩子,憋屈难捺,却又可爱无邪,史乐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了。

  “史乐,不如……就试试?”蒋文文果然很快弃械投降。史乐真的敌不过她们,而且她心里也畏惧着向子阳,如果她提前离开,不知道向子阳又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。

  蒋文文选了黄色的那件,将蓝色礼服留给史乐。因为她知道史乐天性比较保守,蓝色的那件会包裹得比较严实一点。

  “你懂什么是爱吗?”向子阳这样反问她。史乐看到向子暮在朝她微笑,留下蒋文文在原地,向自己这边走过来。

  他是要干什么?是来找自己的么?史乐不敢相信。但向子暮的确是在她的面前停下。

  很绅士地微曲膝盖,伸出一只手来。他明明是个恶魔才对,却偏偏长了一张天使的面孔,就是这张面孔,欺骗了不知道多少人吧。

 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过他的本来面目,连她也要产生错觉,以为他是一个温柔且可爱的大男孩。

  “你又跟来做什么!”史乐刚一回身想要推他出去,却反而又被偷了吻。

  史乐不明白向子阳为什么会这么问,一时间也找不到自己的答案。前来赴约的,并不是只有蒋文文和史乐两个人而已。

  前来赴约的,并不是只有蒋文文和史乐两个人而已。

  “那怎么可以?我都说过我已经为你们打算好了。”向子瑜冲她们神秘地一笑,转身走到自己的更衣间里,拿出两套漂亮的晚礼服来。

  简约的剪裁,高雅的设计,一看便是名贵不菲。她被他带领着在舞池中旋转舞蹈,根本不需要她刻意的动作,向子阳用他一个人的力量,带出了超乎她想象难度的动作。

  很快地,他们便成了舞池中的焦点,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,来看他们两个的跳舞。

  连背景的音乐,也因为他们如此动感的舞蹈而配合改变。

  “现在有信心陪我下去一起参加舞会了么?”向子瑜挽起俩人的手。她被他带领着在舞池中旋转舞蹈,根本不需要她刻意的动作,向子阳用他一个人的力量,带出了超乎她想象难度的动作。

  很快地,他们便成了舞池中的焦点,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,来看他们两个的跳舞。

  连背景的音乐,也因为他们如此动感的舞蹈而配合改变。史乐轻笑:“没有,我只是在想,究竟哪一个你才是真的你。”前来赴约的,并不是只有蒋文文和史乐两个人而已。

  “怎么会不关我的事,我说过了你是我的人,怎么可以在别的男人怀里那么高兴?”向子阳伤心地瘪瘪嘴,开始带着她强行地移动舞步,不管她是不是有踩到他的脚上,

  “你不知道我是会吃醋的么?”此刻他的表情就像是个被人抢了糖吃的孩子,憋屈难捺,却又可爱无邪,史乐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了。

  “我才没有!”史乐厉声反驳,看到向子阳一脸的坏笑,才惊觉自己这样反驳就是在承认自己刚刚是在想关于他的事,于是抛下这个恶魔,迅速离开了舞池,一个人找个黑暗安静的角落。

  “我说过,我要你,得到你。”向子阳的声音是暧昧的,诱惑的。

  “你想不想成为今晚的舞后?”向子阳忽然换了一脸明媚的笑容。

  “嗯。”蒋文文拉了史乐一起,三个人一起下楼。
阳生国际旅行社 海胜国际旅行社 青年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温泉度假村 兴茂青年旅行社 休闲乡村农家乐度假村 雾行旅行社 花芙蓉度假村 河苑温泉度假村 雅乐渡假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