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六章 噩梦的开始


(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)

作品:爱,把时间倒带|作者:翻总18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6-07 00:16:07|下载:爱,把时间倒带TXT下载
  没有了向子阳牵着她走,史乐在瞬间失去了方向,这里她并不熟悉,只来过一次,这黑暗的空间内偶尔闪烁暗调的霓虹灯,给人一种堕落而迷幻的感觉。

  “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?”提醒她他是有老婆的人,却又在同时邀请她来他的别墅陪他!

  “嘟——嘟——”不远处突然有汽车的喇叭声,史乐觉得自己实在是走不动了,她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,于是朝着车子挥了挥手,

  “能搭个便车吗?”

  “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?”提醒她他是有老婆的人,却又在同时邀请她来他的别墅陪他!

  向子阳的指尖不知何时爬上了史乐的耳朵,轻轻滑过,史乐吓的一个哆嗦,拼尽全力将他推开。

  耳朵一向是人最敏感的地带。

  “呵呵,子瑜早就告诉过你吧,”向子阳关了电视,从她的身后不着边际地靠近,,

  “我要将他们的一切都占为己有。”这样的氛围很是怪异,这样站着,就会很难抑制地想起那天差点被他吻到的画面。

  很想忘记,却怎么也挥散不去。史乐连反驳的力气也没有了,这一切都是向子阳刻意的安排吧,她怎么就这么傻,落了他的圈套?

  这样的氛围很是怪异,这样站着,就会很难抑制地想起那天差点被他吻到的画面。

  很想忘记,却怎么也挥散不去。

  “史乐,爱我吧。”结束长长的几乎叫人窒息的一吻后,向子阳用他迷濛地双眼看着她,这样问。

  “说清楚一点,就是我们之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。”向子阳还是说得一派云淡风轻,笑容在他的脸上显得太过漫不经心,仿佛这是天经地义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  他的手把玩着她此刻披散开来的长发,放到鼻尖嗅闻,

  “有没有人告诉你,其实床上的你,也是风情万种的。”

  “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?”提醒她他是有老婆的人,却又在同时邀请她来他的别墅陪他!

  向子阳却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,一个侧身将她的唇吞没进他的口中。做了?

  她这个保持了25年的清白身子,结果第一次,竟和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做了?

  咯登一声,身体里的某根弦崩断。夜晚,史乐一个人躺在自己床上的时候,想起了这句话。

  房间里没有开灯,黑暗将四周吞没,只有窗外会偶尔闪过城市的霓虹。

  史乐准时来到了预约的地点,她是一个讨厌迟到的人。向子阳却晚来了近一个小时。

  每一个人都会有想要得到的东西,当你想要得到某样东西的时候,内心就难以抑制地产生了欲望。

  而向子阳最擅长的,就是抓住人类的这个弱点。他擅于挖掘并清楚地知道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欲望,从而驾驭他们,支配他们,将他们捏在掌心玩弄。

  他去了哪里?有人撞到了她的肩膀,好痛。背后突然有一只手,将她揽了过去,她紧张得要挣扎,想尖叫,却在看清楚来人的那一刻,平静了下来。

  向子阳点头,一脸玩味。

  “你醒来了。”卫生间的门被推开,那略带低沉的声音立刻将史乐打进了十八层地狱,尤其当他见到那声音的主人的时候。

  “哦,你不否认,那就是喜欢。我们继续!”不给她反悔的机会,向子阳再度吻上来,史乐仿佛从失焦的重影中见到了一个恶魔般地微笑……这个男人是撒旦么?

  星期六的约会,如期而至。夜晚,史乐一个人躺在自己床上的时候,想起了这句话。

  房间里没有开灯,黑暗将四周吞没,只有窗外会偶尔闪过城市的霓虹。

  “是啊。”向子阳又用那漂亮的脸蛋笑着看她,只简单着了一件白色衬衫,单扣一颗纽扣,从大片敞开的衣襟之下,可以完完全全看清他身上清晰的肌肉线条和他黑色边边的内裤。

  不算非常壮实的身体,却也不失男人的味道,在他的身上,有着一种别样的男性魅力。

  她不会爱他,因为她不了解他,甚至和他完全没有感情可言,而且他是向子暮的弟弟,更重要的是,他没有资格在拿了碟片威胁她之后,再来和她说爱。

  这种事已经远远超出她的思维范畴。

  “是你!”史乐找不到自己还有什么语言。向子阳的指尖不知何时爬上了史乐的耳朵,轻轻滑过,史乐吓的一个哆嗦,拼尽全力将他推开。

  耳朵一向是人最敏感的地带。史乐马上明了他是故意的晚来的,更或者他早就来了,只是在旁边欣赏的她的局促,狼狈。

  可是他却并没有说错,看见他的时候,似乎就觉得没那么害怕了。这是奇异的感觉。

  她不是应该更害怕他才对么?他才是一头连本体是什么都看不清的猛兽。

  然后,他带着史乐去了一个包厢,点了两瓶威士忌。史乐莫不作声。她用手背擦掉脸上的泪痕,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再掉任何眼泪。

  只不过是和一个男人酒后乱性上了床而已,天也没有塌下来,她没必要这么要死要活。

  总之,她绝对不要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。

  “你要看么?我打开你看!”向子阳不知从哪摸来的遥控,手指刚要按下,史乐却抢过了遥控器,她无法接受那样的画面!

  “我想我的事子瑜都和你们说了吧。”他继续道。

  “你醒来了。”卫生间的门被推开,那略带低沉的声音立刻将史乐打进了十八层地狱,尤其当他见到那声音的主人的时候。

  “呵呵,子瑜早就告诉过你吧,”向子阳关了电视,从她的身后不着边际地靠近,,

  “我要将他们的一切都占为己有。”这种事已经远远超出她的思维范畴。

  史乐从别墅逃了出来,像是在逃避不亚于9级的地震,震级强烈,猝不及防,而震源就是向子阳。

  手里拽着的新手机是向子阳给他的,里面只存着唯一一个手机号码。向子阳说,以后他打给她时,必须随传随到,否则……后果自负。

  史乐的脸僵住。

  “好。”压低了身子,坐进副驾驶位,她还不想自己死在这里。向子阳周到地为她扣好安全带,他的鼻息拂面而过。

  她隐约记得向子阳在酒吧里劝她喝酒,从小到大滴酒也未沾过的她,才喝到第二杯,就已经迷糊起来,之后的事情她就不太记得了。

  难道……史乐连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她连忙裹着被子,从床上跳了起来,检查床上有没有落红的迹象。

  进到酒吧之内,必须经过一条长长的黑暗的通道,向子阳牵着她,在酒吧黑暗霓虹闪烁的空间内行走,史乐觉得不对,挣脱掉他的手,这一次向子阳倒是如了她的意。

  夜晚,史乐一个人躺在自己床上的时候,想起了这句话。房间里没有开灯,黑暗将四周吞没,只有窗外会偶尔闪过城市的霓虹。

  这样的氛围很是怪异,这样站着,就会很难抑制地想起那天差点被他吻到的画面。

  很想忘记,却怎么也挥散不去。史乐从别墅逃了出来,像是在逃避不亚于9级的地震,震级强烈,猝不及防,而震源就是向子阳。

  手里拽着的新手机是向子阳给他的,里面只存着唯一一个手机号码。向子阳说,以后他打给她时,必须随传随到,否则……后果自负。

  向子阳的指尖不知何时爬上了史乐的耳朵,轻轻滑过,史乐吓的一个哆嗦,拼尽全力将他推开。

  耳朵一向是人最敏感的地带。手机铃音突然作响,吓得她几乎将手中的手机扔掉,数秒过后,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在响,连忙拿起来看,是蒋文文打过来的。

  犹豫着将手机装回口袋,现在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文文,用什么样的心情,用什么样的态度,究竟又能和她说些什么,所以不挂断,也不接听,就当做没有听见吧。

  和子瑜哭的时候不一样,和他妻子哭的时候也不一样,这样的眼泪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  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史乐觉得头痛欲裂。史乐从别墅逃了出来,像是在逃避不亚于9级的地震,震级强烈,猝不及防,而震源就是向子阳。

  手里拽着的新手机是向子阳给他的,里面只存着唯一一个手机号码。向子阳说,以后他打给她时,必须随传随到,否则……后果自负。

  “你!”侧身躲开,史乐从向子阳的话语中听不出他的任何情绪,真是个极度可怕的男人,

  “究竟想要怎样?”

  “史乐,爱我吧。”结束长长的几乎叫人窒息的一吻后,向子阳用他迷濛地双眼看着她,这样问。

  “你怎么会看到!难道……你跟踪我们?!”车窗缓缓摇下,露出司机的面貌来。

  23.224.255.71,23.224.255.71;0;pc;2;磨铁文学

  “呵呵,子瑜早就告诉过你吧,”向子阳关了电视,从她的身后不着边际地靠近,,

  “我要将他们的一切都占为己有。”进到酒吧之内,必须经过一条长长的黑暗的通道,向子阳牵着她,在酒吧黑暗霓虹闪烁的空间内行走,史乐觉得不对,挣脱掉他的手,这一次向子阳倒是如了她的意。

  原来,是向子阳。
阳生国际旅行社 海胜国际旅行社 青年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温泉度假村 兴茂青年旅行社 休闲乡村农家乐度假村 雾行旅行社 花芙蓉度假村 河苑温泉度假村 雅乐渡假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