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5章 突然的变故


(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)

作品:爱,把时间倒带|作者:翻总18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6-07 00:16:07|下载:爱,把时间倒带TXT下载
  每一拳带着劲道到最后却又无力地落下,是无力还是无奈,谁又知道呢?

  既然逼死了自己的父亲,这是史乐决计不能够接受的。会么?子阳?子阳,如果这次你还说,不是你,我依旧相信啊。

  没有过多的言语,一切都很安静,空气似乎自动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吵杂,直到急诊室的门打开。

  向子瑜轻轻点头,收敛了眼泪。【子阳,怎么了?】她想这么问,却又问不出口。

  “为什么非要把人逼上绝路?”她劈头质问。

  “别装傻!”她几近怒吼。看来,并非第一次病发,史乐想。

  “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哪那么容易?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每时每刻都在盯着我们?”向子暮显然不赞同子阳的理论,向子阳却只是淡淡地一勾唇角:“那是你,我自然会有办法。”向子阳的父亲去世了。

  向子暮说,是向子阳逼父亲签订转让书,向父受不了刺激,才心脏病发。

  蒋文文用几乎看外星人的眼神看她:“这还是我第一次发现你还会关注流行时尚哎,史乐,你最近真的……变了。”

  “很合身啊。”子阳穿戴着她送的礼物,站在镜子前照来照去,开心地活像个孩子,

  “以后我要天天都穿着。”

  “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  “怎么了?子暮又出什么事了么?”

  “转让书?什么转让书?”

  “喜欢吗?”看着穿上风衣带上围巾的子阳,

  “M码,我没有买错吧?”奔到医院的时候,仿佛某个情景再现。

  “OK啊,我没问题。”

  “很合身啊。”子阳穿戴着她送的礼物,站在镜子前照来照去,开心地活像个孩子,

  “以后我要天天都穿着。”

  “真的是你?!”

  “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哪那么容易?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每时每刻都在盯着我们?”向子暮显然不赞同子阳的理论,向子阳却只是淡淡地一勾唇角:“那是你,我自然会有办法。”

  “不要皱眉哦,我会心疼的。”他回身用好看的手指轻轻揉开皱起她的眉心,笑得温柔而可爱。

  这是只有史乐才能够看到的表情。23.224.255.71,23.224.255.71;0;pc;2;磨铁文学

  “别装傻!”她几近怒吼。

  “笨蛋啊,又不是小孩子了,还说胡话。”靠近他,用额头轻轻点住他的背:“子阳,以后不要再这样了。”

  “真的是你?!”

  “子暮哦……你现在爱我还是向子暮?”向父入院后的第七天。

  “他叫爸爸把名下所有财产转让给他,才肯帮天宇集团渡过这次危机!”向家,似乎一直都不得安宁呢。

  史乐忽然想起来昨夜向子阳的异常,她的内心愈加不安。她听到有人说:办公室内突然多了许多杂乱的声音,又出了什么事?

  史乐觉得自己的头脑有些空白,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太多的讯息。史乐暗暗地舒了一口气,生怕子暮和子阳会在再度对掐起来,很明显,因为孟芳的事子暮到现在对子阳还是很有意见。

  不像以往,因为是兄弟,所以会处处宽容和忍让。没有异议,迎着笑走上去:“还以为你先回去了呢。”

  “真的是你?!”

  “别装傻!”她几近怒吼。

  “我是来当绅士,送两位美女回家的,麻烦你们今天为我父亲操心了。”

  “子暮哦……你现在爱我还是向子暮?”这一次,连她都不信他了呢。向子阳疑问:“怎样?”

  “他是你爸爸!”一拳落在他的肩头。向子阳拍了拍她的背,才又淡淡地说,

  “人生,其实不就是为了画一个完整的圆。我们以为走了到终点,却原来又回到了我们的起点,周而复始,一直都在做着重复的事却不自知。”史乐扶着向子瑜靠近急诊室大门的时候,向家兄弟已经坐在椅子上等候了。

  史乐和子阳两人瞬间交换了彼此的目光,她扶子瑜在向子暮的身边坐下。

  向子阳拍了拍她的背,才又淡淡地说,

  “人生,其实不就是为了画一个完整的圆。我们以为走了到终点,却原来又回到了我们的起点,周而复始,一直都在做着重复的事却不自知。”

  “不是,是爸爸,心脏病发。”向子瑜连声音都是哽咽的。

  “他叫爸爸把名下所有财产转让给他,才肯帮天宇集团渡过这次危机!”

  “OK啊,我没问题。”向子阳拍了拍她的背,才又淡淡地说,

  “人生,其实不就是为了画一个完整的圆。我们以为走了到终点,却原来又回到了我们的起点,周而复始,一直都在做着重复的事却不自知。”办公室内突然多了许多杂乱的声音,又出了什么事?

  史乐觉得自己的头脑有些空白,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太多的讯息。这几天她和子阳都没有再见面。

  他在公司有重要的战役要打,她不想扯他的后腿。史乐觉得自己很不安,一大清早便在床上辗转,完全没有睡意,这份不安一直延续到工作时分,也不知为何会如此的心绪不宁,子瑜也有打来电话说不小心打破了饭碗,割伤了手指。

  乱,好乱,心完全地乱了,史乐连向子阳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。

  微博上消息已经传开,刚刚网络新闻,已有确切的新闻播报。突然,脱离了地面的钳制,向门外速跑,直奔医院。

  向子阳的父亲去世了。傍晚的时候,子瑜和保姆留下来照顾向父,向家兄弟先告辞,需回公司开会,商讨对策,史乐和文文离开医院时,发现子阳正在院门外等着她们。

  她听到有人说:“喜欢吗?”看着穿上风衣带上围巾的子阳,

  “M码,我没有买错吧?”

  “让每一个笑着的人流泪,然后笑着看你们哭。”抬头微笑,挂上美丽如天使的微笑,却比恶魔更叫人心惊,

  “也许,我是疯子。”向子阳说。

  “很合身啊。”子阳穿戴着她送的礼物,站在镜子前照来照去,开心地活像个孩子,

  “以后我要天天都穿着。”向子阳疑问:“怎样?”

  “喜欢吗?”看着穿上风衣带上围巾的子阳,

  “M码,我没有买错吧?”

  “为什么非要把人逼上绝路?”她劈头质问。

  “你知道最近被炒得最热的那个女明星的官非么?她官司胜了,还爆出许多内幕、潜规则,天宇股价大跌……”妻子爱面子,子瑜好冲动,子慕太过仁慈,父亲一切以公司利益为先,岳父母只愿女儿幸福,似乎每一个人的弱点,都被他掌握。

  可怕,太可怕的一个人。而自己,恐怕也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工具罢了。

  满足他胜过向子暮的一颗虚荣的棋子罢了。※※※史乐扶着向子瑜靠近急诊室大门的时候,向家兄弟已经坐在椅子上等候了。

  史乐和子阳两人瞬间交换了彼此的目光,她扶子瑜在向子暮的身边坐下。

  “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哪那么容易?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每时每刻都在盯着我们?”向子暮显然不赞同子阳的理论,向子阳却只是淡淡地一勾唇角:“那是你,我自然会有办法。”

  “向子阳!我不会当你的工具的。子瑜说得没错,从一开始,我也只是你报复的工具对不对?”

  “喜欢吗?”看着穿上风衣带上围巾的子阳,

  “M码,我没有买错吧?”

  “怎么会突然病发呢?”放下了心头大石,向子瑜终于忍不住问道。微博上消息已经传开,刚刚网络新闻,已有确切的新闻播报。

  突然,脱离了地面的钳制,向门外速跑,直奔医院。

  “为什么,我们家就这么倒霉呢?”计程车上,向子瑜哭倒在蒋文文的身上。
阳生国际旅行社 海胜国际旅行社 青年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温泉度假村 兴茂青年旅行社 休闲乡村农家乐度假村 雾行旅行社 花芙蓉度假村 河苑温泉度假村 雅乐渡假村